5.0

2022-09-02发布:

最近精彩视频在线观看【林倩茹】

精彩内容:

  故事發生在1947年的上海,林倩茹是中共上海地下黨的秘密情報員兼電台報
務員,直接受上海市委敵工部部長指揮。林倩茹憑著她170cm 的身高,嬌美的容
貌,白嫩的肌膚,烏黑的披肩長發,魔鬼般的身材周旋在他們中間,從他們的身
上獲取了大量有極高價值的情報。由于叛徒的出賣,林倩茹暴露了。

  “有請林小姐!”隨著特務的喊聲,年僅二十二歲漂亮的姑娘被推進來了。
只見這姑娘身穿一件性感的高開叉琵琶襟無袖緊身白色旗袍,腳蹬一雙白色帶袢
細跟的4 寸高跟鞋。瓜子臉上有一雙水汪汪的妩媚大眼睛,別有一種甜甜的魅力。
濃密的燙發如波浪披在腦後。鑲粉色邊的白色旗袍上綴滿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
緊身的旗袍裹出她妖娆的體態、細細柳腰,白皙的臂膀露在外面十分性感,而雙
開高叉的旗袍更是在走動中時隱時現地展示她修長完美的雙腿。幾個特務扭住林
倩茹的雙臂,把她押到地下的刑訊室內。

  林倩茹一走進去,一股血腥氣立刻撲鼻而來,她環視了一下四周:刑訊室裏
陰森恐怖,昏暗的燈光下,到處都是老虎凳、杠子、火爐、皮鞭、拶子、烙鐵、
竹簽、鋼針、火釺、跪椅、木馬、火盆、夾棍、繩索、鐵鏈等種種血迹斑斑的刑
具,刑具泛著幽幽的寒光,令人毛骨悚然。一個赤裸裸、血淋淋的女人躺在冰冷
的地面上,已經死過去了。林倩茹明白:真正的考驗開始了!

  “上刑!”酷刑開始了,特務在她的掙紮中野蠻地把她身上性感的白色緊身
旗袍扒下來,把她白色镂空的胸罩和白色叁角內褲統統撕了下來,林倩茹雪白豐
滿的裸體被捆綁在刑椅上。首先用的是拶刑,一個身材高大的特務從刑具架上拿
起一把四楞筷子,把林倩茹的雙手重疊著用繩子捆在一起,筷子放在她的十個指
叉間,將她的十根修長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拶起來,來回在她的白皙的手指上猛夾。
隨著筷子的夾緊,林倩茹的身體因疼痛開始扭曲,她緊閉的嘴唇裏發出了痛苦的
呻吟聲。筷子越拶越緊,林倩茹已是面色蒼白,滿頭大汗,可她依然咬緊牙關…
…十指連心的滋味是痛徹心肺的,林倩茹強忍痛苦,從嗓子裏發出一聲聲的呻吟,
當她快昏死過去的時候,冷鐵心喊:“停!”特務停下手來。林倩茹的手,已是
鮮血淋漓。冷鐵心喝問:“說不說?”林倩茹緩了口氣,緩慢而堅定地說:“你
們可以拶斷我的手指,要情報就是沒有!”冷鐵心狂吼:“再夾!”特務使勁再
夾,“啊,啊!!”林倩茹終于大聲地叫出聲來。此時,她覺得手指上難以置信
的壓力把她的血擠出了手指,林倩茹昏迷了過去。“嘩”一盆涼水,潑在林倩茹
臉上。林倩茹微微睜開眼睛。“怎幺樣?不說拶斷你的十指!”姑娘沒有回答,
只是輕輕地搖頭。特務再拶緊,再放松,他們控制著不讓林倩茹很快昏死過去,
要讓她充分體會到十指連心痛的滋味,拶刑直到林倩茹白嫩的十指鮮血淋漓、血
肉模糊,又昏死過去。

  第二道是用竹簽刑,特務把林倩茹的十根手指分開,用皮帶緊緊地綁在刑椅
上。冷鐵心從桌子上拿起一把粗長的竹簽子在林倩茹的眼前晃動,“說不說?不
說,就把它們從你那嬌嫩的指尖中釘進去?”林倩茹用蔑視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什幺也沒說,把頭扭向了一邊。“釘!”冷鐵心從牙縫中迸出一個字。一個特務
接過竹簽,把粗長的竹簽對准林倩茹血肉模糊的左手食指的指甲縫,用木錘子狠
狠地釘下去。竹簽在食指內碰到骨節後分裂成若幹根竹絲,從手指的第二個關節
上血淋淋地穿了出來。十指連心啊,指尖是人體上神經元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劇
痛從指尖順著神經迅速傳遍了姑娘的全身,她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說不說?
不說把你的十個手指都釘上!”林倩茹咬緊嘴唇沒有說一句話,特務繼續把竹簽
釘進其它手指。釘滿了左手的5 個指頭再逐個釘她的右手。林倩茹的雙手和刑架
上到處流著鮮血。林倩茹昏死過去了幾次,但特務馬上會把她潑醒。不一會兒的
工夫,林倩茹10個白皙嬌嫩的指尖都被釘滿粗長的竹簽子。除了因爲疼痛難忍,
林倩茹偶爾會慘叫幾聲,她還是一言不發。特務拔掉林倩茹指尖上的竹簽,再對
林倩茹的十指用另一種酷刑。冷鐵心從刑具架上拿起一把平嘴鉗,獰笑著向林倩
茹走來。“林小姐,知道我們要幹什麽嗎?我們要把你的手指甲一個個地全都拔
掉,而且是慢慢地拔,因爲這樣更痛,痛得要命,十指連心哪。每拔掉一個指甲,
我再問一遍,你隨時可以開口,好少受點罪。”他誇耀似地豎起一個指頭∶“拔
掉叁、四個指甲,你就會痛昏過去,不過你別擔心,我們會把你用涼水澆醒後接
著再幹的。怎幺樣?你是現在說呢?還是等十個指甲都沒有了再說?沒有人能熬
得住這種刑法!”特務舉著平嘴鉗向林倩茹的血肉模糊的指甲伸去,姑娘會感到
鉗子碰到指尖時的涼意。特務開始用力拔了,他拔得很慢,林倩茹會感覺到突然
一疼,然後越來越疼,痛徹心肺。林倩茹的指甲根部先是出現了一條半圓型的血
線,血線慢慢變粗,很快鮮血就變得往外湧,指甲被拔出來的時候,無情地撕開
包裹在指甲周圍的嫩肉,這種戳心戳肝的劇痛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第一塊指
甲拔出來了,特務用鉗子把這片血淋淋的指甲在林倩茹眼前晃動,“你招不招?”
特務在逼問。林倩茹除了低聲呻吟,什幺都沒有回答。鉗子繼續伸向林倩茹第二
個指甲,第叁個,第四個……叁十分鍾後,林倩茹血肉模糊的十指上就沒有一個
指甲了。

  涼水再一次把林倩茹從昏死中潑醒,特務用一根鋼針小心地在林倩茹手指上
被拔掉指甲蓋下鮮紅鮮紅的肉芽上劃過。然後他把鋼針狠狠地朝往外直湧鮮血的
肉芽上刺了進去。指甲下的新肉極爲嬌嫩,密布神經末梢,因而極度敏感,稍微
一碰就疼痛難忍,更何況是被鋼針刺入呢。“啊!”林倩茹在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中昏死過去。當林倩茹清醒過來後,又一種酷刑在等她了。

  第叁道是老虎凳,兩個特務把林倩茹架到一端靠著柱子的老虎凳上,把她的
雙臂反擰到柱子後,用繩子把林倩茹的上身橫勒豎綁緊緊地捆在柱子上,,將林
倩茹的雙腿並攏緊緊捆在老虎凳上,用一根寬皮帶在大腿部靠近膝蓋處把雙腿牢
牢地捆在凳子上。接著,一個特務用撬杠將林倩茹的雙腿踝關節使勁住上撬,另
一個特務伸手將兩塊磚頭摞在一起墊在林倩茹赤裸的雙腳下面“呃!”──突然
間劇烈的疼痛使林倩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陡然抽搐了一下,盡管她咬緊了牙關,
喉嚨裏仍然本能地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說!不然就把你的腿軋斷。”林倩
茹把牙關咬得更緊,忍著劇痛,用沉默來回答特務的逼問。特務又在林倩茹的腳
下加上一塊磚,痛得更厲害了,劇痛使林倩茹的身子一陣痙攣,但逼問得到的仍
是她頑強的沉默。特務把磚頭一塊又一塊墊在林倩茹的腳下,一共墊了六塊。摧
筋折骨般的劇痛在林倩茹的身上不斷地延續著、加劇著,林倩茹的雙腿被軋成了
弧形,赤裸的雙腳繃的筆直,骨節咯吱作響,但林倩茹仍以頑強的意志和全身心
的力量忍受、抗拒著劇烈痛楚殘酷的吞噬和折磨。林倩茹那被綁得緊繃繃的身軀
痛苦地掙紮著;被反捆的雙手下死力絞在一起,指甲都掐進了肉裏;林倩茹的頭
後仰著,後腦死死頂著柱子、不由自主地扭動、磨擦著,頭皮磨破了,頭發磨掉
了,鮮血染紅了柱子、染紅了頭發;牙關咬得咯咯響,臉漲得通紅,額頭上沁出
層層汗珠,順著臉頰流下來,灰暗的燈光照在倩茹的身上,更加勾勒出她魔鬼般
的身材。漸漸地,林倩茹感到身子麻木了、雙腿麻木了、兩腮麻木了,眼前一片
漆黑……“嘩”地一聲,特務將一桶冷水潑在昏死過去的林倩茹的頭上、身上。
林倩茹蘇醒過來,慢慢睜開眼睛,緩緩擡起頭,腳下的磚已經被去掉了,林倩茹
張口想喘下氣,一口血水從嘴裏吐出來,順著嘴角流到脖子上。特務發現,林倩
茹在受刑的時候,爲了抑制住自己在劇痛中叫出聲來,把下唇都咬爛了!

  第四種是壓杠子,兩名特務把林倩茹從老虎凳上解下來,拖到屋子中間,按
跪在一條有鋒利棱角的叁角鐵上,把她的胳膊一字型地綁在一條粗杠子上,把另
一條粗杠子塞入她跪著的腿彎處,兩名特務分別抓住上面杠子的兩頭,然後把腳
踩在下邊杠子上,兩名特務近叁百斤的重量全壓在林倩茹的腿彎處,何況下面還
有叁角鐵,叁角鐵的棱角像刀一樣鋒利,膝蓋處的軟骨本來就缺少肌肉或脂肪的
保護,被叁個人的重量直接壓在刀一樣的叁角鐵上,林倩茹真正感到刺骨的劇痛
痛得鑽心“啊”黃豆大的汗珠像下雨一樣從姑娘的額頭滾落。她的膝關節處咯吱
亂響,鮮血直流,痛苦難當,不一會兒林倩茹就昏死過去。

  接下來是鞭刑,特務把林倩茹架到一個“門”形的刑架下,用刑架兩個角上
吊下來的繩套把她的兩只手腕套往,收緊繩套,然後抓住繩套兩頭向下拉,使林
倩茹赤裸的身體懸空,呈“丫”字形被吊了起來。林倩茹被緊勒的腕子和拽得筆
直的雙臂一陣酸痛。特務抓起一根在水桶裏泡著的粗大的生牛皮鞭,舉起來,運
足力氣死命朝林倩茹身上抽來,皮鞭帶著呼呼的風聲狠狠抽在她赤裸的胸脯上,
只聽“啪”地一聲悶響,林倩茹的粉嫩豐滿的胸部立刻凸起一條紫紅的血杠,鮮
血馬上從皮膚破開處流了出來。兩個特務分站在林倩茹的前後,掄起皮鞭,交替
著沒命地抽打她。頓時,刑房裏充滿了鞭子刺耳的尖嘯聲和抽在皮肉上沉悶的噼
啪聲。鞭子暴雨般砸落在林倩茹的光身子上,一鞭抽出一道血痕,一鞭濺起一片
血花,特別是當皮鞭呼嘯著從空中抽到皮肉上的那一瞬間,那種徹心徹肺的劇痛
簡直難以形容。先是皮鞭重重地打擊到肉體上産生的那種沉悶的撞痛,鞭打的沖
擊力使內髒翻江倒海般感覺好像挪了位,接著是皮鞭撕開皮肉時尖厲的刺痛,然
後是鞭子帶著被抽飛的皮肉和血珠離開身體,給傷口留下的火辣辣的灼痛。所有
這一切只是發生在短短的一瞬間,但産生的痛楚極其強烈,足以持續到下一次鞭
擊。林倩茹被打得死去活來,痛不欲生,道道鮮血順著身子流淌下來,在林倩茹
的身上、腿上交錯著形成一片血網,順著赤裸的雙腳的腳趾尖和腳鐐的鐵鏈滴到
地上,鮮血把赤裸的雙腳和腳鐐都染成了紅色,只一會兒,就積了兩大灘鮮血!
林倩茹豐滿的軀體在鞭子的抽打下晃動著,姑娘已經沒有力氣掙紮了,但林倩茹
倔強地咬牙挺著、挺著,一聲不吭。冷鐵心走到林倩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頭
發,使姑娘的臉仰了起來,“這幺漂亮的身段,刻滿鞭痕真是可惜,還是把我感
興趣的問題說出來吧。”姑娘的臉由于難言的痛苦而變得有些扭曲了,原先那雙
明澈的眼睛裏現在流露出的只有滿含仇恨的目光。冷鐵心把姑娘的頭用力一搡,
獰笑著向特務們命令道∶“給林小姐好好洗洗傷口,這樣渾身是血的多不好看!”
特務把一桶鹽水潑在林倩茹的身上,“啊呀——啊——”姑娘頓時從嗓子裏發出
了一陣令人耳不忍聞的慘叫,只覺得傷口處像火燒火燎一樣劇痛難忍,她渾身抽
搐著,徒勞地掙紮著。皮開肉綻的傷口在鹽水的燒灼下所産生的那種痛苦,沒有
受過這種非人折磨的人是簡直無法想像的,即使是男人也很難承受得了這種酷刑,
更何況這樣一個年輕嬌嫩的姑娘呢?鹽水在林倩茹血糊糊的胴體上洗過,變得血
紅血紅流到地上,把地也染紅了一大片。“說!快說!”特務提著滴血的皮鞭喘
著粗氣狂叫著。林倩茹低垂著頭喘了幾口氣,過了一會兒,擡起頭來,散亂濡濕
的頭發遮住了蒼白而美麗的臉,林倩茹冷冷地盯著特務,目光倔強而堅定!鞭打
在繼續著,林倩茹的周身都被抽爛了,皮鞭被鮮血浸透,在空中劃過,形成陣陣
血霧。特務打累了,換上兩個人繼續打。鮮血在林倩茹的身上流淌,開始,腳尖
上的鮮血還是一滴滴往下滴,漸漸地,竟形成兩條血線,汨汨地、不停地流到地
上!林倩茹再次昏死過去。但很快又被鹽水潑醒了,特務又會繼續抽打林倩茹,
昏死後又會用鹽水把林倩茹潑醒,潑醒後又會繼續抽打,這樣反反複複5 次後,
任憑特務怎幺用鹽水刺激林倩茹,林倩茹都沒有清醒過來,冷鐵心怕把林倩茹打
死了,才命令特務住手。冷鐵心和身強力壯的特務們都累得精疲力盡、灰心喪氣
了,他們呆望著昏死的林倩茹血肉模糊的胴體,面面相觑,冷鐵心擺擺手,懊喪
地罵道:“押下去,關起來。過兩天再對付她!”特務給林倩茹帶上腳鐐,將她
的雙手反铐在身後,拖出了刑訊室……。走廊裏特務們拖著血肉模糊的林倩茹向
著特種牢房走去,同志們隔著牢房的鐵柵欄看著,林倩茹的長發垂在地面,擋住
了美麗動人的面容,血肉模糊的胴體上鞭痕交錯著形成一片血網,鮮血把赤裸的
胴體和雙腳都染成了紅色,雙腳上拖著二十斤重的腳鐐,腳腕部細嫩的皮肉被鐵
圈磨出了一道暗紅色的血印。鐵鏈與地面的摩擦聲回響在牢獄中,林倩茹從昏迷
中漸漸蘇醒過來。“呃!……”林倩茹痛苦的呻吟著,牢門打開,特務將漸漸蘇
醒過來的林倩茹搡進了牢房。“啊!……啊!……”倩茹的慘叫聲鐵鏈的撞擊聲,
響作一團。“光铛”牢門被特務鎖上了。

  這是一間專爲重刑犯人准備的牢房。四周沒有窗戶,沒有床沒有便池,只有
冰冷的水泥牆壁和地面,牆壁上有吊人的鐵鏈和鎖人的鐐铐,灰暗的燈光照在地
中央有一根碗口粗的木樁,赤身裸體的林倩茹被倒剪雙臂吊在那裏。鐵铐深深的
勒進了向外滲著鮮血的手腕,一雙玉臂被吊的有些變形,瀑布似的長發垂在胸前
擋住了嬌媚而痛苦的面容,臀部微微翹起,兩條修長的玉腿和一雙性感的腳繃的
很直,向外滲著鮮血的腳踝上砸著重鐐,鐵鏈拖在下面,從她長發的空隙中隱隱
約約可以看見一對豐滿而挺拔的乳房,她的雪白的肌膚上網狀的鞭痕布滿全身,
有些已經結疤,有的仍然在向外滲血,“呃…啊…”林倩茹痛苦的呻吟著,她渾
身在微微的顫抖,……林倩茹的痛苦的呻吟,變成了間斷式的慘叫,聲音越來越
弱,……直到林倩茹昏迷過去。昏迷中,姑娘似乎感覺到有人進來給她的傷口塗
了些藥,又有人給她餵水餵飯。林倩茹受得刑法實在是太重了,她在昏昏沉沉中
過了叁、四天。冷鐵心相信林倩茹的身體恢複了一些時,才決定繼續受下一輪的
拷問。

  冷鐵心正在刑訊室裏等著,看著林倩茹被踉踉跄跄地拖到他跟前,用冷漠的
眼光打量著她,姑娘身上前次受刑時留下的一條條暗紅色的鞭痕尚未痊愈,全身
浮腫著,遍體鱗傷,血迹斑斑。冷鐵心不再多費口舌了,他向特務們一揮手∶
“給林小姐准備一下!”

  首先用的是虐乳刑。特務們一擁而上,動作熟練地打開鐐铐,把林倩茹緊緊
地綁在十字形的行刑架上。他們首先拿來一付又粗又長的木夾棍,木棍表面還被
磨成了鋸齒狀,木棍中間有螺栓連著。特務將林倩茹豐滿堅挺高聳的雙乳托起,
把兩根木棍分別放在林倩茹的雙乳上下,將兩個豐滿的肉球夾在了中間。“說不
說?不說就夾掉你的乳房,讓你這輩子變成一個沒人要的女人。”姑娘沉默著。
“媽的,老子看你的嘴有多硬,給我很很地夾!”特務開始擰緊兩根夾在林倩茹
柔嫩豐滿的雙乳的木棍之間的螺栓。很快兩根木棍開始收緊,逐漸將林倩茹豐滿
的雙乳擠壓成可怕的紫紅色,從兩根木棍之間凸出來。隨著螺栓漸漸夾緊,林倩
茹的雙乳被殘酷地從根部夾扁,徹底被擠壓成了慘不忍睹的兩團肉團,從木棍之
間凸出來,林倩茹疼得死去活來,乳房是女人的命根子呵,還有比這更巨大的慘
痛嗎!?在慘叫聲中林倩茹昏死過去。

  “上電刑!”用涼水潑醒後,特務用兩根細細的麻繩分別在林倩茹的兩只豐
滿乳房的根部緊緊地捆紮起來,使林倩茹已經被摧殘得腫脹起來的乳房高高地挺
立在胸前,由于麻繩捆得很緊,林倩茹的乳房不一會兒就會因爲充血而呈很深的
紫紅色,腫脹地和皮球一樣。乳房是女人身上最爲嬌嫩和敏感的地方之一,對這
裏施刑,林倩茹會感到痛不欲生。特務用兩個連著電線的鋸齒型的鋼夾分別夾在
林倩茹的乳頭上和腳心,這樣可以使電流最大限度地貫穿林倩茹的全身,使全身
的敏感器官都能在電擊下産生反應,強化受刑時的痛苦。隨著特務接通電源,強
大的電流通過女人最不勘虐的乳房和人體最敏感的腳心射向全身。先是林倩茹未
哺的乳房彈性頓失,像裝了震蕩器般地跳聳,整個胴體象篩糠一樣,那對嬌美的
乳房更是象兩個小皮球一樣猛烈的顫抖著,汗水從林倩茹的全身溢出,在燈光的
照耀下,林倩茹的整個裸體象在閃亮,在發光┅┅林倩茹會覺得全身似乎有千萬
只螞蟻在噬咬,有千萬根鋼針在紮,尤其是胸部仿佛在被一絲一絲的切割。特務
繼續加大電流,在持續電流的刺激下,林倩茹的乳房充血膨漲,連乳房表皮下的
血管也清晰可見,身體的顫抖也更加的加劇,林倩茹雖然還緊閉著雙唇,但是喉
嚨裏的哀鳴也越來越響,“啊……!”林倩茹再無法忍受住這個巨大的痛苦,大
叫一聲昏死過去。特務這時關閉了電源,用涼水把林倩茹潑醒,當她清醒一會兒
後電源會被再次接通,電流會逐漸加大,到林倩茹再一次昏死過去。電源一次次
接通,又一次次斷開,特務會像擺弄一個電動玩具似地,殘酷地折磨林倩茹。電
壓會越來越高,林倩茹會被折磨地死去活來、痛不欲生。電刑的拷問持續了一個
多小時。

  當林倩茹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時,特務們又准備了更加殘酷的刑法。一個特務
端上了一個盤子,盤內放了十幾根粗細長短不一的鋼針。冷鐵心挑了一根非常長
的鋼針,捏在手裏,用針尖挑逗般地在林倩茹的乳房上劃過。她的乳房因爲被麻
繩緊緊地捆起來,血液集中在乳頭上,乳孔都張開了,會變得十分敏感。姑娘的
全身一陣顫抖,並不是由于刺痛,而是因爲恐懼。“還是不打算開口嗎?”冷鐵
心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微笑。林倩茹仍然是一言不發,只有劇烈起伏的胸部暴露
了她內心的緊張。冷鐵心獰笑著命令道:“紮!”一個特務一手抓住林倩茹腫脹
的左乳房,另一只手用較粗的鋼針從乳房上面紮進去。特務故意刺得很慢,用手
指撚著鋼針慢慢地推入,鋼針刺入的時候帶來的痛苦最大,緩慢地推入可以把這
種戳心戳肝的痛苦盡量延長。林倩茹的乳房由于麻繩的捆綁早就血液充盈,鋼針
刺入的地方鮮血會慢慢地滲出,沿著乳房表面慢慢地流下,在姑娘潔白的乳房上
形成了一條美麗的紅線,幾秒鍾後,鋼針從乳房下方鑽了出來。“啊……!啊…
…!”林倩茹痛苦地掙紮著。“你說不說?”冷鐵心惡毒地用手指彈了一下穿刺
在姑娘乳房上的鋼針,閃著銀光的鋼針在她乳房上顫動著。“呃……!”林倩茹
的身體隨著鋼針的顫動也是一陣痛苦的抽搐,但是姑娘堅強的眼神裏沒有一點屈
服的意思。“好,你夠硬,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刑具硬,給我繼紮!”
“啊~ !啊~ !”姑娘劇烈地掙紮著,尖聲的慘叫讓人耳不忍聞。不一會兒的工
夫,有4 根鋼針從不同的角度刺入林倩茹的左乳房。姑娘豐滿高聳的乳房上鮮血
淋漓,但除了發出痛苦的慘叫和呻吟外,林倩茹仍然一字不吐。特務又拿起一根
較細較短的鋼針,淫笑著挑逗著姑娘小花蕾般的乳頭。姑娘的身體又是一陣顫抖,
她想到了特務接下來要幹什幺,她閉上了眼睛,咬緊雙唇,昂起頭,准備接收更
殘酷的折磨。特務把鋼針慢慢地從林倩茹的乳頭中紮進去。“啊……!呀……!”
姑娘的尖叫已經變成了令人心碎的慘叫。女人的乳頭上神經元密布,最爲敏感和
脆弱,用鋼針刺入乳頭的痛苦比刺入乳房要大得多。特務們把針刺乳頭叫做“四
兩拔千斤”,指的就是這種折磨方式的神奇效果,再剛強的女子也經受不住這種
酷刑的持續折磨。“畜生!”姑娘嘶叫著:“折磨女人算什幺本事?”“嘿嘿!”
冷鐵心獰笑著:“折磨女人可是很有學問的本事,你的嘴再硬,我也有辦法讓你
開口。你說不說?”“打死我也不說!你們有什幺招數都使出來吧?”“打死你
就太便宜你了,我要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說話間,特務把又一根鋼針刺進
了姑娘的乳頭。林倩茹的乳頭挺立著,顯然不是因爲興奮,而是由于鑽心的痛苦。
姑娘的乳頭很小,紮進2 根鋼針就沒有地方紮第叁根了,原先紫紅色的乳頭被滲
出的鮮血染成了鮮紅色。姑娘的身體劇烈顫抖著、掙紮著,她的臉漲得通紅,由
于極度的痛苦和不斷的掙紮,她的額頭上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不斷地向下滾
落。林倩茹被這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得死去活來,特務又開始會照樣繼續在林
倩茹的右乳房上刺鋼針,在右乳房上被刺入2 根鋼針的時候,林倩茹終于被折磨
得昏死了過去。冷鐵心向特務們擺手示意,一個特務提來一桶涼水,”嘩┅┅
“地一下劈頭蓋臉地澆在被懸吊著的林倩茹的身上。”啊┅┅!“在冷水的刺激
下蘇醒過來的姑娘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聲。隨著知覺的恢複,痛苦和磨難又回到
了她的身上。”你到底說不說?“冷鐵心一把捏住姑娘的臉頰,幾乎是咆哮著。”
你們這些畜生!總有一天我們的同志會爲我報仇的!“林倩茹圓瞪著杏眼,尖聲
怒罵著,姑娘原先妩媚的雙眼,現在流露出的只有仇恨的火光。姑娘的怒罵更進
一步激起了特務們施虐的沖動。對這些行刑的老手來說,一般的拷打行爲早已不
能使他們滿足,輕易就會屈服的施虐對象也會讓他們感到平淡無趣。一定程度的
反抗反而會使他們充滿去征服的欲望,爆發出酣暢淋漓的淫虐激情。特務繼續慢
條斯理把鋼針向林倩茹的右乳房上刺去。不一會兒,姑娘的右乳房同樣也被刺入
了六根鋼針,四根刺在乳房上,兩根直直地挺立在乳頭上。姑娘的慘叫聲回蕩在
陰森的刑房中,那種撕心裂肺的聲音使人幾乎不能相信是從一個姑娘的嗓子中發
出來的。但是除了慘叫聲和怒罵聲外,倩茹仍然一字不吐。一般人們都認爲女人,
特別是姑娘都是軟弱、嬌嫩的,但實際上女人遠比男人具有獻身精神和忍耐力,
當她們決定爲一件事情或一個人作出犧牲的時候,她們往往可以表現出與她們嬌
弱的身軀極不相稱的頑強和堅貞,在這種時候,無論何種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和
折磨她們都可以殉道般地勇敢承受。冷鐵心點燃一枝雪茄叼在嘴裏,然後伸出兩
只手,”嗖┅┅嗖┅┅嗖┅┅“幾下把刺在姑娘乳房、乳頭上的鋼針全部拔了出
來。”哇呀~~!啊~~!“倩茹的身體隨著冷鐵心雙手的動作又是一陣劇烈的
抽搐。鋼針剛一拔出,姑娘的乳房頓時血流如注,殷紅的鮮血順著她的乳房、身
體和雙腿,最後流過腳面,在姑娘腳下的水泥地上積起了小小的一灘。倩茹的嗓
子已經沙啞了,原先尖聲的慘叫變成了喉嚨裏嘶啞的慘嚎。冷鐵心的鼻子裏哼了
一聲,手中的雪茄煙朝倩茹乳房上的傷口戳去。”啊~~!啊~~!“姑娘又一
次發出了一陣尖厲的慘叫。煙頭按在姑娘粘滿鮮血的乳房上,燙一會兒就會換一
個地方,一陣陣的青煙冒出,林倩茹乳房上的傷口的血被止住了,但她原來性感
迷人的姣乳上也布滿了焦黑的傷痕,可憐的姑娘又一次被折磨得昏死了過去。

  “烙她”林倩茹再一次從涼水的刺激中醒來,特務這時從火爐中抽出一把燒
的通紅的烙鐵,把它向林倩茹兩乳間潔白柔嫩的胸脯烙去,“吱──”烙鐵燒灼
著林倩茹原先滑如凝脂的肌膚,發出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響聲,一股青煙冒出
來,刑房內頓時彌漫起一片皮肉被燒焦的糊臭味。林倩茹緊咬的牙關已經沒有了
感覺,她的臉上、脖子上青筋暴出,肌肉痛苦地扭曲、抽搐著。她感到整個身心
都在燃燒、要爆炸……可憐的姑娘甚至連掙紮的力氣也沒有了,即使在這種慘無
人道的折磨下,身體也只是本能地抽搐著,很快,她又昏死過去。林倩茹又被弄
醒了,另一個特務舉著還暴著火星的烙鐵,烙在了姑娘令人饞涎欲滴的大腿根。
隨著又一股青煙的升起,“啊──!”林倩茹發出了令人心悸地慘叫起來,姑娘
最後無力地掙紮了一下,又一次昏死了過去。殘絕人寰的刑罰,令人難以忍受的
慘痛啊!

  特務們把林倩茹從刑架上放下來,扔在地上,用水澆醒後,接下來的是虐足
刑。特務把林倩茹的下半身緊緊地捆在一張刑凳上,用荊條狠狠地抽打林倩茹的
腳底,“啪…啪…”堅韌的藤條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姑娘白嫩的腳心上,用刑的
特務顯然是個老手,他每在那白皙嬌嫩的腳心上鞭打一下,就停頓片刻,等白嫩
的腳心上漫起紅腫的鞭痕,再稍稍錯開一點位置,全力抽出第二鞭。特務是在故
意延長鞭刑的時間,他並不想讓受刑者很快昏死過去,他要把姑娘的痛苦盡量延
長,給受刑的姑娘造成痛苦是那幺漫長的感覺。人的腳心也是人體上神經元最密
集的地方之一,抽打這裏比抽打身體還要疼痛難忍。姑娘的腳心隨著荊條的鞭打,
每挨一鞭被緊綁在刑凳上的身體就令人不忍目睹地顫動一下。“嗖、嗖”的荊條
破空聲,和著又硬又韌的荊條落在姑娘嬌嫩的腳心上,所發出的“噼啪”聲,以
及她那被疼痛撕扯得幾乎岔氣的呻吟聲,組成了一曲淒涼哀怨,令人心碎,令人
迷亂的交響樂章。特務又在林倩茹的雙腳下點燃兩只大蠟燭,灼熱的火焰慢慢地
燒灼著姑娘的已滿是鞭痕的腳心,空氣中彌漫著皮肉被燒焦的糊臭味,姑娘的雙
腳在不斷地抽搐著,倩茹緊咬住雙唇,痛苦使她美麗的臉龐在扭曲變形。接下來
特務用大頭針一根一根地刺進林倩茹的十個腳趾甲縫中,大頭針很細很短,每一
根都深深地完全地刺入了姑娘的腳趾甲縫中,這種刑法雖然很疼,但和以前的刑
法比起來,這點疼痛對于姑娘來說已經不算什幺了。但當林倩茹下地走路的時候
就知道這種刑法的厲害了,大頭針會在走路的時候一點點地折磨林倩茹的雙腳,
讓她感到每走一步路都是在接受酷刑。

  第二次的拷問結束了,特務把林倩茹拖回了牢房。黑牢裏的林倩茹忍受著酷
刑折磨後的痛苦,她想到了媽媽,戀人和同志們,她沒有哭,她在激勵著自己的
意志。

  第叁次審訊是在七天以後,前兩次的酷刑竟然沒有令像林倩茹這樣一個嬌滴
滴的年輕姑娘屈服,是冷鐵心絕沒有想到的。林倩茹在忍受酷刑時所表現出來的
忍受痛苦的堅毅表情,激起了冷鐵心身體裏的虐待欲,所以他決定用最爲殘酷的
虐陰刑。

  特務把林倩茹從單人牢房帶到刑訊室,扒下姑娘身上血糊糊的旗袍,把她的
雙手拉過頭頂,全身赤裸裸地吊在行刑架上,把林倩茹的雙腿叉開,分別鎖在地
面上的兩個鐵環內。特務用兩個下面帶鈎子的強力鋼齒夾分別夾在林倩茹兩片嬌
嫩的陰唇上,冷鐵心指著桌子上放著的一堆砝碼,“你要再不開口,就把這些砝
碼挂在你下面的鈎子上,考慮一下吧!”“呸!你們這些無恥的禽獸!”一口帶
血的吐沫吐到了冷鐵心的臉上。“給我挂。”特務開始往兩個鈎子上挂砝碼,一
塊、二塊、叁塊……姑娘的陰唇被一點點地拉長,特務們甚至看到了林倩茹陰唇
裏的毛細血管和肌肉絲的形狀,女人身體上最嬌嫩敏感的部位傳來的陣陣的裂痛
使林倩茹不住地哆嗦,當加到5 塊砝碼時,林倩茹的陰唇已被拉長到10cm,這時,
她也昏死了。特務等林倩茹清醒過來後,從牆上摘下一根草繩,穿過林倩茹的陰
部,交給另一名特務。兩人將草繩分別在手中繞了兩圈,向上一提,草繩就貼在
林倩茹兩片陰唇的中間了。“再給你一次機會,這種刑法會讓你再也當不成女人
了!”除了沉默還是沉默。“拉!”兩個特務就像做木匠活似的,一前一後地拉
起“鋸子”來。“啊──!啊──!”姑娘淒厲地嘶嚎起來。特務一邊拉一邊拼
命把草繩往上擡,草繩深深地勒進了女人特有的性器官裏,姑娘陰部周圍的皮肉
甚至不是可以用細嫩二字來形容的,這種滋潤、柔軟、滑嫩和易受傷的程度只有
新生嬰兒的皮膚可以與之相比,怎幺能忍受粗砺如刀的草繩的蹂躏。隨著草繩的
慢慢鋸過,陰戶的皮肉立即被揉爛,剛拉了幾下,草繩的中段就沾滿了鮮紅的血
迹、磨碎的肉屑和揉搓下來的陰毛。這種酷刑施加在女人身上的不僅是肉體的極
大痛苦,還有極度的屈辱感,使人感到生爲女人的脆弱。“啊──!啊──!”
姑娘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絕于耳。殷紅的鮮血流入黑黑的陰毛從中,又慢慢地從
茂密的陰毛從中流出,沿著小腹向下流淌,一滴滴地淌到了地上。姑娘的身體劇
烈地掙紮著,但這樣只能更增加她的痛苦。漸漸地,姑娘放棄了這種徒勞的掙紮,
身體隨著草繩的前後拉鋸而有節奏地晃動著。草繩拉過十幾下後,可憐的姑娘被
這種令人發指的酷刑折磨得失去了知覺。

  特務們把林倩茹從刑架上放下來,林倩茹赤條條地趴在積水的地上,一動不
動,渾身的疼痛刺激得她一陣陣抽搐,她感到眼淚流了出來。她把頭埋在雙臂間,
抑制住淚水,默默地告誡自己: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當林倩茹清醒過來的時候,林倩茹的手和踝關節已經被固定到水平放置的X
型的刑架上。現在的林倩茹依然是赤身裸體,林倩茹的下身又完全暴露在男人的
視線之下。特務拿著小鉗子走到林倩茹面前說道:“如果你還是不招的話,現在
我們要拔光你的陰毛。”接著他跪在林倩茹的大腿之間,用鉗子的兩個尖端夾住
了她的黑色的陰毛很勁地一拉,陰毛夾著嫩肉掉了下來,姑娘在疼痛和恥辱中尖
叫著。特務連續拉了10多次後,林倩茹的下身就會一毛不剩。特務用一把豬鬃做
的小刷子不住地掃拂刺激林倩茹光禿禿的陰戶,林倩茹的陰蒂開始變漸漸硬,等
到它最硬的時候,特務從刑訊桌上拿過來一根藤條,甩動著,走到林倩茹面前。
他看了一眼姑娘下面因大腿向兩側牽拉而綻開的部位,“嘿嘿”發出兩聲冷笑,
猛地掄起藤條照那裏抽打起來,一下,兩下,叁下……“啪、啪……”,堅韌的
藤條抽打在女人身體最嬌嫩、最脆弱的部位,刺及肺腑的劇痛使林倩茹不住地搖
晃著頭,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只片刻的工夫,她的下身便被抽打得血肉
模糊。這還不算,冷鐵心又命人將辣椒水倒在姑娘被抽打得皮開肉綻的地方……。
當林倩茹再次從昏迷中醒來,一個特務舉著把一尺多長用豬鬃做的刷子獰笑著站
在她的面前。“小妞,你要是在不開口的話,就用這個東西給你清洗一下!”特
務低下頭,趴在姑娘的耳朵邊,一張大臉幾乎就要挨到姑娘的臉龐上。“呸!”
一口帶血的吐沫吐到特務的臉上。“好啊,我叫你嘴硬!”特務把豬鬃刷子狠狠
地插入姑娘的陰道內。“啊……!”姑娘在刷子插入陰道的一刹那間發出了一聲
慘叫,成百上千根又粗又硬的豬鬃的無情地紮進了她那嬌嫩的陰道壁!特務來回
地轉動著刷子,他一邊轉動又一邊反複地抽插,粗硬的豬鬃在姑娘飽受蹂躏的陰
道中肆虐著,血水順著她的身下慢慢地流淌出來。姑娘疼得在刑床上拼命地掙紮、
抽搐,粗粗的麻繩深深地勒進她那柔嫩的肌膚裏。一會兒的工夫她就不動了。
“停!”冷鐵心急忙命令道,“弄醒她,千萬別讓她沒氣了!”獄醫過來給林倩
茹打了一針強心針,15分鍾後,姑娘蘇醒了。

  “來,上木馬!”林倩茹被從刑床上拖起來,又架刑架中央,特務們重新把
她的雙臂折到背後反綁了起來,然後又加了幾道繩索繞過乳房、胸脯緊緊地捆住。
刑架上方的滑輪裏垂下的一根粗麻繩被和姑娘背後重重疊疊的繩節系在一起,特
務一拉滑車,林倩茹被慢慢地懸空吊了起來。另兩個特務把木馬推了過來。所謂
的木馬像是一條高高的長凳,只不過凳面不是平的,而是一根叁角形的木枕,一
面叁角朝上,橫置的木枕離地面有一米多高,木馬的底下裝有滑輪,可以在地上
推動。特務們把木馬推到了姑娘的身下,兩腿的中間,使姑娘的雙腿橫跨在木馬
兩邊,然後,特務用繩索把她的雙腳腳踝在木馬下方綁在一起,又拿來一摞捆紮
好的磚頭,把磚頭挂在綁住姑娘腳踝的繩子上。他們又在林倩茹的兩個飽受摧殘
的乳頭上各夾上一個鳄魚夾,每個夾子下面會吊上一個3 斤重的秤砣。秤砣向下
一墜,林倩茹嬌嫩的乳頭頓時被拉長,特別是乳頭根部被拽得又細又長,就像要
被從乳房上撕落下來一樣,鳄魚夾下吊著的秤砣不停地晃動,連帶著乳房也在不
住地顫動,。一個特務把吊著姑娘的繩索松開了一截,林倩茹的身體往下一落,
一下子騎坐到木馬上,木馬的尖棱正好頂在左右陰唇中間。“啊──!”林倩茹
的嗓子裏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全身的重量加上腳上磚塊的份量,把陰唇部位極
爲嬌嫩的皮肉壓在木頭的尖棱上,猶如尖刀剜心般地劇痛難忍。吊著她的繩索不
松不緊,既不至于讓她掉下來,又不足以使她在尖 上能夠保持平衡,加之由于
劇痛帶來的掙紮,姑娘的身體在木馬左右扭動著,而這帶來的效果又使木馬像鋸
子一樣很快就把姑娘陰唇周圍的剛剛凝固的傷口重新割破撕裂。好像嫌這樣對姑
娘折磨得還不夠,兩個特務走上前去,用手一前一後地扶住木馬,來回推動起來。
“啊──!”“啊──!”姑娘嘶嚎著,身體猛烈地晃動著。她的陰部正在遭受
更爲劇烈的摧殘。這種酷刑專門針對女人最嬌嫩、最敏感的私處下手,不僅對受
刑的女性肉體上造成極大的傷害和痛苦,而且能在心理上徹底摧垮女人的意志和
自尊,這種痛苦的記憶甚至會伴隨受刑女性的終身,即使是在很久以後回想起來
還是會不寒而栗。姑娘陰部的皮肉被堅硬的木棱磨得血肉模糊,鮮血沿著大腿內
側和木馬的兩側慢慢地向下流淌,其情其景,至淫至虐,令人慘不忍睹。真是欲
死無門,欲活不能,辣手摧花,慘絕人倫。殘忍的酷刑持續了大約二十分鍾,飽
受摧殘的姑娘終于又一次被折磨得昏了過去。

  林倩茹被從木馬上放了下來,被擡到一塊四邊有孔的木板上,然後把她的四
肢插進孔裏用繩子捆牢,再往她的臀部底下墊上一塊厚木板,使她仰面躺在上面。
特務將木板立了起來,用牆上的四個鐵環固定住。一個特務給她澆了冷水,使她
蘇醒過來。林倩茹已經虛弱得說不出話,只是大口地喘著氣,痛苦地呻吟著。在
特務們動刑之前,冷鐵心還是很周到地問了一句∶“你還不打算說嗎?”林倩茹
的頭低垂著,從她的嘴裏除了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外,其馀的一字未吐。“好吧,
那我們就開始了。不過你過後可能會後悔的,今天的拷打會讓你以後再也不想做
女人!”冷鐵心得意地笑道。特務們開始動手了。他們拿來一個前面帶有金屬頭
的塑膠棍,後面拖著兩根電線,末端還有兩根細細的皮帶。一個特務舉起塑膠棍,
“噗哧”一聲,猛地刺入了姑娘的陰道,一直插到她的子宮裏。“哎呀!”姑娘
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姑娘的陰道還是乾乾地緊閉著,沒有作好任何准備,塑膠
棍粗暴的刺入使她的下體感到一陣劇痛。比肉體上的痛苦更難以承受的是難以言
狀的羞辱感和恐懼感,雖然不敢往下想,但實際上林倩茹並不難想像特務們接下
來要對她做什麽。姑娘閉上了眼睛,沒有回答,默默地准備承受即將到來的折磨,
淚水止不住撲簌簌地往下掉,張著的雙唇也緊緊地合在一起。看來,她已經下定
決心戰勝肉體的痛苦。電流控制器的紅燈亮了,“啊──!啊──!”隨著電源
被接通,姑娘的嗓子裏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原先低
垂著的頭猛然間擡起,已經失神的眼睛突然可怕地瞪得滾圓。被捆綁著的手腳拼
命掙紮,把牆上的鐵環弄得“嘩啦嘩啦”亂響。林倩茹驟然瞪大了眼睛,身子向
後反起來,口中發出嗚嗚的呻吟;隨著電流加大,她腳背繃直,手腕反翻,肚子
和大腿周圍的肉由間歇抽搐轉爲節奏很快的痙攣。她拖著長音發出尖厲的慘叫,
眼睛幾乎瞪了出來。這種極爲惡毒的酷刑是專門爲折磨女性而設計的,女性的子
宮極爲敏感、嬌嫩的組織直接遭受到電流的刺激,除了感受到受普通電刑時那種
使渾身震顫、戮心戮肝的極度痛苦外,子宮壁在電流的作用下發生劇烈的抽搐,
産生如分娩般的劇痛。實際上,由于直接電擊子宮時,子宮的收縮頻率遠比正常
分娩時來得快,産生得痛苦也大得多。“啊──!啊──!停──!停──!”
姑娘哭叫著。冷鐵心做了一個手勢,特務切斷了電源。姑娘繃得緊緊的身體一下
子癱軟下來,頭也低垂了下來,無力地呻吟著。“快說!密碼是什麽?”“┅┅”
除了呻吟外,回答冷鐵心的是沉默。“他媽的!這小婊子竟敢戲弄我?”冷鐵心
惱羞成怒,手中的皮鞭“啪!”地一聲狠狠地抽在姑娘傷痕累累的乳房上。“繼
續用刑!”“啊──!啊──!”姑娘的嘶叫聲再次回響在陰暗可怖的刑房中。
她的頭劇烈地搖晃著,好像這樣就可以把痛苦甩掉。一頭長長的秀發披散著,粘
在額頭上、臉上。豆大的汗珠雨點般滾過她慘白的臉,滴落到地上,一時間竟積
起了小小的一灘。“啊──!停──!我┅┅我┅┅!”這種拷打實在是太殘酷
惡毒了,殘酷得遠遠超過了一個嬌嫩姑娘所能承受的程度。電流再次停了下來。
“這種滋味怎麽樣?還不快說?”姑娘的全身淌滿了亮晶晶的汗珠,像剛被從水
裏撈起來一樣。“你們這幫畜生!這樣折磨一個女孩子,你們還算是人嗎?”林
倩茹吃力地擡起頭來,突然用足了力氣嘶啞地叫道。“嘿嘿!當然算人,”冷鐵
心獰笑道∶“不是人,能夠想出這麽妙的辦法來嗎?”姑娘的堅貞和頑強不禁使
那些冷血特務們也爲之動容。“繼續上刑!”隨著冷鐵心的命令,電流又被接通
了。“啊──!啊──!”姑娘的身體再次緊緊地繃著,她的嗓子已經啞得失聲
了,全身可怕地抽搐著、顫抖著,特別是大腿根部肌肉的痙攣更是清晰可見。姑
娘的手指和腳趾大大地張開著,掙紮的力氣之大,使手腕和腳踝都被捆綁的繩索
磨破了。冷鐵心和特務們神情癡迷地望著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姑娘,被這幅精彩
慘烈的虐淫圖景挑逗得樂不可支。

  冷鐵心對這種頂級的酷刑很有信心。多少性格剛烈的女人即使挺過了老虎凳
和電刑,但在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之下卻再也無法堅持。它的拷問效果極佳,可
以說是百分之一百,唯一的問題是,這種酷刑的危險性極大,很容易引起子宮血
崩,常常把受刑的女囚當場折磨至死,所以特務們輕易不拿出來使用。因爲毛人
鳳局長屢次嚴令催促,所以冷鐵心拷問林倩茹的時候也就不顧忌這幺多了,只要
能讓姑娘招供,哪怕往死裏打也在所不惜。

  “呵┅┅”姑娘的掙紮停止了,頭垂了下來。林倩茹被折磨得昏死了過去,
總算暫時脫離了這種人間地獄的折磨。當林倩茹再一次被冷水澆醒的時候,意識
已經有些模糊了,除了下身撕裂般的劇痛外,全身的肌肉由于猛烈的抽搐和震顫
而酸痛不已,手腕和腳踝的骨頭像扭斷了似的痛徹心肺。冷鐵心再次抓住姑娘濕
漉漉的頭發,使她的臉向上仰起。林倩茹的嘴唇被咬得出血,失神的眼睛低垂著,
避開J冷鐵心惡毒的眼光。“再不說,這回通電的時間更長,讓你下輩子想起來
都怕!”林倩茹虛弱得連說話得力氣都沒有了,可憐的姑娘無論肉體上、心理上
都承受不了再一輪折磨了。“繼續!”冷鐵心獰笑著命令道。電流控制器的指針
一下跳了起來,可憐的姑娘全身隨之又抽搐起來,以前的酷刑已經耗費了姑娘全
部的精力,她已經無力再喊叫了。林倩茹全身癱軟地躺在刑床上,大口地喘著氣,
汗水在她身下積成很大一塊濕漬,只有在特務通電流的時候,她才發出一聲微弱
痛苦的呻吟。這種殘酷的電刑一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冷鐵心失望了,他萬萬沒
有想到想林倩茹這樣一個年輕漂亮的嬌滴滴的姑娘竟能夠忍受這樣殘酷甚至野蠻
的刑法。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幺更厲害的刑法了。

  姑娘被拖到了刑架前,手腳分開被分別綁在了刑架兩邊的四個鐵環上,整個
身體呈“大”字型。一個特務拿來一根很特別的棍子──一根橡皮棍,上面布滿
了半公分長的細鋼釘。特務站到林倩茹的身後,舉起橡皮釘棍准備好了。

  冷鐵心獰笑著道∶“給我打!我要打她個滿身血花燦爛!”特務掄起了釘棍,
狠狠地朝林倩茹赤裸著的背上抽了下去。“啊啊啊┅┅!”隨著一串血珠的飛出,
林倩茹的身體猛地向前一挺,劇烈地搖晃掙紮起來。十幾枚鋼釘從姑娘的皮肉中
飛快地劃過,頓時把光潔柔潤的肌膚深深地撕開了幾條緊挨著的血紅血紅的口子,
鋼釘同時帶出了一串被抽碎的皮肉血沫,濺到了站在邊上的冷鐵心的臉上,冷鐵
心絲毫不以爲過,放光的兩眼緊盯著痛苦掙紮中的姑娘,隨手一抹,臉上頓時現
出兩道細細的血印。“啊啊┅┅!”“招不招?快說!”又是一下,又是一道慘
不忍睹的血痕。特務不緊不慢地抽了兩棍以後,又踱到姑娘的身前。“啊啊啊┅
┅!”棍子抽在姑娘的腹部,林倩茹痛得全身拼命地扭動著。這種凶殘無比的酷
刑比普通的皮鞭和棍棒拷打要殘酷、厲害得多了。姑娘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要
從喉嚨裏翻出來,身上好像正在遭受千刀萬剮。橡皮棍沉悶的打擊和鋼釘撕碎皮
肉時的那種戮心戮肝的巨大痛苦,是任何一種人類語言都無法形容的。“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又是一下,釘棍從姑娘潔白柔軟的乳房上掠過,乳房上頓時
被撕開了幾道口子,傷口處血紅的皮肉難看地朝外翻著,豐潤柔美的姑娘香乳被
徹底毀壞了。林倩茹的嗓子早已叫啞了,房間裏回響著姑娘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
給這陰森血腥的刑房又平添了一份恐怖。林倩茹的身體隨著釘棍的打擊而拼命地
掙紮、搖晃著,把綁住手腳的鐵環搖得“嘩啦,嘩啦”亂響。特務每次在林倩茹
的背上抽兩下後就轉到前邊,對著姑娘的乳房、胸部和腹部施以毒手,然後又轉
回到身後下手。姑娘嬌小的身軀在前胸、後背各被抽了七、八下後,早已是一片
血肉模糊,找不到一塊好肉了,鮮血湧泉般地從各條傷口中流出,順著渾圓的臀
部和大腿汨汨地往下流,把綁住腳踝的麻繩泄成了難看的暗紅色。“啊┅┅”隨
著又一次的抽打,林倩茹的喉嚨裏發出一陣含糊不清的呻吟,頭垂了下來,昏死
了過去。

  被吊在刑架上的姑娘已經成了一個皮開肉綻的血人,原先迷人的嬌軀現在就
像屠宰場裏挂著的半邊豬肉,血淋淋的。(待續)

最近精彩视频在线观看